榮譽(yù) | 普世萬(wàn)聯(lián)李璇、徐巧月律師辦理案件入選檢察機關(guān)與婦聯(lián)組織協(xié)作開(kāi)展司法救助典型案例
2024-03-19
P&W

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與中華全國婦女聯(lián)合會(huì )聯(lián)合發(fā)布9起檢察機關(guān)與婦聯(lián)組織協(xié)作開(kāi)展司法救助典型案例。其中,由本所李璇律師以及高級合伙人徐巧月律師辦理的“上海熊某英、沈某嬌國家司法救助案”入選。


榮譽(yù) | 普世萬(wàn)聯(lián)李璇、徐巧月律師辦理案件入選檢察機關(guān)與婦聯(lián)組織協(xié)作開(kāi)展司法救助典型案例


01

關(guān)鍵詞

家庭暴力受害人 困難婦女 未成年人 婦聯(lián)移送線(xiàn)索 綜合幫扶

02

基本案情

被救助人熊某英,女,1972年10月出生。


被救助人沈某嬌,女,2011年1月出生。


2010年3月3日,熊某英與沈某偉登記結婚,后生育女兒沈某嬌。沈某偉在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酗酒后多次對熊某英及沈某嬌實(shí)施家庭暴力行為,給熊某英及女兒沈某嬌帶來(lái)嚴重威脅。2022年4月24日凌晨,沈某偉酗酒后持刀將熊某英手臂劃傷,公安機關(guān)于同年5月8日出具《家庭暴力告誡書(shū)》。2023年1月9日晚,沈某偉酗酒后再次無(wú)故毆打熊某英,公安機關(guān)開(kāi)具驗傷單后,熊某英前往醫院就診,診斷癥狀為“右眼外傷、右眼前方出血等”。2023年2月3日,在當地婦聯(lián)幫助下,經(jīng)熊某英申請,普陀區人民法院出具人身安全保護令。熊某英提出想與沈某偉離婚的訴求,但因存在恐懼心理且身患殘疾、經(jīng)濟困難、學(xué)歷程度較低,難以獨自提起民事訴訟。經(jīng)當地婦聯(lián)移送,普陀區人民檢察院于2023年3月15日作出支持起訴意見(jiàn)書(shū)。2023年7月3日,經(jīng)普陀區人民法院調解,熊某英與沈某偉達成離婚調解協(xié)議,雙方自愿離婚,沈某嬌由熊某英撫養,沈某偉按月支付沈某嬌的撫養費至成年。

03

救助過(guò)程

普陀區婦聯(lián)根據與普陀區人民檢察院聯(lián)合印發(fā)的《關(guān)于進(jìn)一步加強合作開(kāi)展困難婦女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見(jiàn)》,在移送支持起訴案件線(xiàn)索的同時(shí),將該司法救助線(xiàn)索移送普陀區人民檢察院。普陀區人民檢察院快速啟動(dòng)司法救助程序,經(jīng)調查核實(shí),查明:沈某偉與熊某英于2010年結婚,女兒沈某嬌出生后,沈某偉開(kāi)始對熊某英及沈某嬌實(shí)施家暴行為,對二人身體、心理皆造成極大侵害;熊某英現已年滿(mǎn)50周歲,右眼殘疾,因長(cháng)期沒(méi)有工作且無(wú)能力繳納社保,無(wú)法享受?chē)彝诵菡?,長(cháng)期沒(méi)有經(jīng)濟來(lái)源。普陀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熊某英及其女兒沈某嬌系遭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婦女,熊某英為視力殘疾人,殘疾等級四級,勞動(dòng)能力缺失,沈某嬌系未成年人,屬于最高檢、全國婦聯(lián)深化開(kāi)展“關(guān)注困難婦女群體,加強專(zhuān)項司法救助”活動(dòng)明確的重點(diǎn)救助對象,決定向熊某英及其女兒沈某嬌發(fā)放司法救助金。為進(jìn)一步提升救助效果,普陀區人民檢察院與區婦聯(lián)、民政、公安、共青團、街道等部門(mén),協(xié)商共同推進(jìn)落實(shí)綜合幫扶:一是聯(lián)合屬地派出所至沈某偉居住地居委會(huì ),由檢察官及社區民警對沈某偉進(jìn)行訓誡教育,警告其不得對熊某英及女兒沈某嬌實(shí)施毆打、威脅、騷擾等行為;二是聯(lián)系陽(yáng)光社區青少年事務(wù)中心普陀工作站社工及心理咨詢(xún)師,定期對沈某嬌開(kāi)展心理疏導,幫助其走出家庭陰影,健康成長(cháng);三是協(xié)調落實(shí)低保政策,將熊某英及其女兒沈某嬌納入臨時(shí)救助幫扶人員名單,保障基本生活水平,同時(shí)跟蹤指導后續申請廉租房的相關(guān)事宜;四是深入開(kāi)展法治宣傳,檢察官走進(jìn)沈某嬌所在學(xué)校,通過(guò)職業(yè)體驗活動(dòng)進(jìn)行普法教育,增強沈某嬌及學(xué)生們法治觀(guān)念和自我保護意識。


司法救助案件辦結后,熊某英及其女兒沈某嬌兩次向普陀區人民檢察院送來(lái)錦旗,感謝檢察機關(guān)“司法救助暖人心、人民檢察為人民”“一心為民辦實(shí)事、情系百姓解民憂(yōu)”。普陀區人民檢察院與婦聯(lián)多次聯(lián)合回訪(fǎng),未發(fā)現沈某偉再有施暴和騷擾等行為。目前,熊某英及其女兒沈某嬌的生活均回歸正常。

04

典型意義

本案系檢察機關(guān)與婦聯(lián)組織對遭受家庭暴力的困難殘疾婦女及其未成年子女開(kāi)展“支持起訴+司法救助+多元幫扶”的典型案例。本案中,普陀區人民檢察院與該區婦聯(lián)建立協(xié)作配合機制,及時(shí)啟動(dòng)監督辦案一體化機制,能動(dòng)履行民事支持起訴職能,在社會(huì )公眾中樹(shù)立“家暴不是家務(wù)事”的觀(guān)念。同時(shí),對婦聯(lián)組織移送的救助線(xiàn)索快速啟動(dòng)司法救助程序,及時(shí)紓解被救助人面臨的急迫生活困難,積極推動(dòng)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有效銜接,協(xié)調有關(guān)單位,借助專(zhuān)業(yè)力量,分類(lèi)施策,精準解決救助申請人的生活來(lái)源和人身安全保障問(wèn)題,既彰顯了司法力度又傳遞了司法溫度,增強了困難婦女家庭生活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

來(lái)源:微信公眾號“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檢與全國婦聯(lián)聯(lián)合發(fā)布檢察機關(guān)與婦聯(lián)組織協(xié)作開(kāi)展司法救助典型案例




辦案感想

全程辦理的受家暴婦女保護案被編為全國典型(案例二),想分享一下自己的辦案體會(huì )。


熊女士是典型的家暴受害者,婚后至案發(fā)已在家暴的家庭環(huán)境中生活了10多年。2023年初,她才鼓起勇氣向婦聯(lián)求助。因為我和徐巧月律師都是區婦聯(lián)巾幗志愿團的志愿律師,也經(jīng)常接到家暴的咨詢(xún),于是我們就協(xié)助婦聯(lián)為她申請到人身安全保護令。法院受理后也非常重視,查明事實(shí)后出具了2023年第一份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書(shū)。


后來(lái),我又作為普陀區法律援助中心的援助律師,被指派代理了她的離婚案件。離婚案件中,最大的困難倒不是“離婚“本身,而是確認居住權。因熊女士在上海沒(méi)有獨立的住房,且暫時(shí)無(wú)法申請到廉租房,雙方又都沒(méi)有經(jīng)濟能力補償對方,所以她希望離婚后仍繼續居住在原公租房?jì)?。為此我們研究后提出了確認居住權的方式使得她和女兒能夠正常居住使用原房屋。最后,通過(guò)多方努力,男方同意熊女士離婚后繼續居住該房屋,通過(guò)離婚調解協(xié)議書(shū)以確認。事后,熊女士也向多方包括律師贈送了錦旗以示感謝。


人身保護令到調查令,再到調解書(shū),雖然熊女士的離婚案材料不算多,但內容很沉重。她的眼睛因家暴傷害構成視力殘疾,因此每一次簽署相關(guān)法律文書(shū),她均需借助放大鏡才能看見(jiàn);耳朵因家暴傷害造成聽(tīng)力受損,庭審中她無(wú)法直接聽(tīng)清法官的詢(xún)問(wèn),需我靠近轉達她才能知曉法官的意思表示。


反家暴,任重而道遠。我想說(shuō)的是,很多家暴受害者,在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或是認為家丑不可外傳,或是害怕,或是為了孩子,或是經(jīng)濟困難等原因,選擇息事寧人,以退讓心態(tài)在婚姻中忍耐。殊不知,一次次的忍讓不是家暴的結束而是無(wú)盡的開(kāi)始,不僅自己將受到巨大的身心傷害,亦嚴重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甚至錯過(guò)留存證據的最佳時(shí)機。家暴受害者只有勇敢站出來(lái),積極尋求救助,才能真正保護自己、保護孩子。


——李璇律師


2017年的時(shí)候,我參與的普陀區一起首創(chuàng )兒童權益代表人制度的維權案例,入選全國婦聯(lián)十大典型案例。(詳情)時(shí)隔6年,這個(gè)案例算是第二起被全國婦聯(lián)列為典型的維權案例了。


回憶2023年初接到熊女士求助的線(xiàn)索,拿到報警回執、殘疾證明、驗傷報告等文件的時(shí)候,我還是比較震驚的。我和李璇律師多年來(lái)一直在婦女兒童維權的一線(xiàn)工作,2023年,在我的推動(dòng)下,我們律所與普陀區婦聯(lián)簽訂了《普陀區婦女兒童維權框架協(xié)議》,于是我們立即公益代理熊女士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拿到裁定書(shū)后,熊女士提出離婚案件繼續要我們代理。因考慮熊女士家庭困難,我們又指導熊女士向法律援助中心申請,而李璇律師是法院援助中心律師庫的成員,也就可以被指派代理跟進(jìn)后續的案件。在離婚案件進(jìn)行中,通過(guò)區婦聯(lián)與區檢察院的對接溝通,又增加了檢察院的支持起訴,以及后續給予困難補助等流程。


我想的感受可以概括為“欣慰、幸運、堅定”三個(gè)詞。欣慰,是我們的努力得到了認可,也讓當事人真正解決了現實(shí)的困難。幸運,是熊女士是幸運的,因為她勇敢站出來(lái)后,獲得了許多人的幫助;我們也是幸運的,因為一個(gè)案件中體驗了司法救助多元幫扶的生動(dòng)實(shí)踐。堅定,是我和許許多多從事婦兒維權的女律師,一定會(huì )繼續努力,幫助更多人,實(shí)踐更多案例。


——徐巧月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