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2020-08-07


文 | 衛源仁? 上海普世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




案情摘要


2014年9月至2018年6月

某商集團公司先后以某商網(wǎng)絡(luò )公司、某果金融公司設立線(xiàn)上融資平臺“某理財”、“某財貓”,以某禹金融公司作為資產(chǎn)端對外放貸,將某禹金融公司放貸形成的債權設計成“日日盈”、“ 周周盈”等多款理財產(chǎn)品,在“某理財”、“某財貓”平臺發(fā)布,向社會(huì )公眾募集資金。其間,某商公司通過(guò)虛增債權、重復使用同一債權的方式在“某理財”、“某財貓”平臺發(fā)布虛假理財產(chǎn)品,向公眾募集資金。


2016年

被告人徐某至某商公司工作。


2017年初始

被告人徐某在某禹金融公司管理人員吳某某的安排指示下,修改借款金額,虛增債權,將虛增的債權提供給“某理財”、“某財貓”融資平臺用于非法集資。


2019年7月

我所衛源仁律師、黃佳翟律師接受委托。(見(jiàn)下圖)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2019年12月2日

檢察機關(guān)以徐某犯集資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見(jiàn)下圖)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庭審現場(chǎng)

辯護人當庭作罪輕辯護,建議法庭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徐某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見(jiàn)下圖)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2020年6月29日

法院采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jiàn),認定徐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wàn)元。(見(jiàn)下圖)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


案件評析


本案涉及到的某商集團公司被法院認定為集資詐騙罪。因此,通過(guò)徐某的行為,能否推定其主觀(guān)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成為本案爭議的焦點(diǎn)。檢察機關(guān)認為,徐某“幫助修改借款金額,虛增債權,并將虛增的債權提供給融資平臺用于非法集資”等欺騙行為足以認定其主觀(guān)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辯護人對此不予認可,并認為,對徐某的行為應當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屬于從犯,可以依法適用緩刑。主要理由如下:


01? 共犯對于犯罪結果的認識應當在其能夠預見(jiàn)的范圍之內。


本案中,徐某的幫助行為當然被評價(jià)為共犯,共犯的主觀(guān)故意不同于正犯,不需要全面了解具體實(shí)施的內容,只要知道他人可能犯罪仍積極予以幫助的,仍可以構成共犯,但是,對于其行為可能會(huì )引起的某種犯罪結果應當具有概括性的認識。


本律師認為,徐某“幫助修改借款金額,虛增債權,并將虛增的債權提供給融資平臺”的行為當然可以推導出其主觀(guān)上對于幫助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是明知的,但卻無(wú)法直接推導出其主觀(guān)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為,徐某僅僅作為公司的一般職員,不參與公司的管理運營(yíng),無(wú)法控制資金的去向,亦無(wú)法認知到其幫助吸收的資金未被用于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其主觀(guān)上僅能認識到虛增債權的行為是為了募集更多的資金,而非非法占有吸收的資金。


02? 辦理非法集資類(lèi)案件,應當遵循寬嚴相濟刑事政策。


近年來(lái),P2P等非法集資類(lèi)犯罪頻發(fā),司法機關(guān)為了應對當前局勢,不斷加大打擊力度。來(lái)自最高檢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檢察機關(guān)起訴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案件10384件23060人,同比分別上升40.5%和50.7%;起訴集資詐騙犯罪案件1794件2987人,同比分別上升50.13%和52.24%。


兩高一部《關(guān)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意見(jiàn)》規定,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應當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合理把握追究刑事責任的范圍,綜合運用刑事手段和行政手段處置和化解風(fēng)險,做到懲處少數、教育挽救大多數。要根據行為人的客觀(guān)行為、主觀(guān)惡性、犯罪情節及其地位、作用、層級、職務(wù)等情況,綜合判斷行為人的責任輕重和刑事追究的必要性,按照區別對待原則分類(lèi)處理涉案人員,做到罰當其罪、罪責刑相適應。


據此,本律師認為,為了保護好老百姓的“錢(qián)袋子”,加大對于非法集資類(lèi)案件的打擊是理所應當的,應區別對待其中的主、從犯,在打擊主犯的同時(shí),對于那些不直接觸碰資金端、項目端并且在整個(gè)非法集資團伙中作用較小的行為人,應當慎重處罰,不宜擴大打擊范圍,將一些情節較輕的涉案人員作為打擊的對象;對于確實(shí)需要給予刑事處罰的涉案人員,要依法認定為從犯,在量刑上予以較大幅度的從寬處罰。畢竟,在許多涉及非法集資的公司當中,那些不直接觸碰資金端、項目端的基層員工,在工作的時(shí)候,往往只是抱著(zhù)謀求一份穩定工作的心態(tài),其主觀(guān)上根本不會(huì )意識到自己參與了非法集資的犯罪活動(dòng),客觀(guān)而言,他們的違法性認識是很低的。因此,如果一味追求打擊效果,而不對主從犯加以區分的話(huà),有違刑法的罪刑相適應原則。


03? 對于真正金融創(chuàng )新中的犯罪,刑法應當保有謙抑性。


近年來(lái),各種P2P平臺爆雷不斷。毫無(wú)疑問(wèn),有相當一部分不法分子利用金融創(chuàng )新之名,行集資詐騙之實(shí),對于這些犯罪分子,理應予以嚴懲。但也不可否認,確實(shí)也有那么一部分被告人,當初創(chuàng )立公司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投身于P2P這個(gè)金融創(chuàng )新行業(yè)當中,只是由于社會(huì )信用體系的缺失以及市場(chǎng)本身等客觀(guān)原因最終導致這部分被告人觸及了刑事犯罪。


本律師認為,對于這部分被告人,是否仍然應當予以嚴厲打擊是值得商榷的。金融本身恐怕是全世界最復雜、最深奧的領(lǐng)域和學(xué)科,也是人類(lèi)面臨的最大難題之一??此瞥錆M(mǎn)主觀(guān)意識的金融學(xué)被越來(lái)越多的事實(shí)、數據和結果證明,是無(wú)法擺脫規律制約的,金融學(xué)也慢慢被更多的人認為本質(zhì)上屬于自然學(xué)科。既然是自然學(xué)科,那么在金融創(chuàng )新過(guò)程中必然會(huì )伴隨著(zhù)一定的金融風(fēng)險,面對著(zhù)這些金融風(fēng)險,如果只是一味的用刑事犯罪予以打擊,那么也必然會(huì )損毀整個(gè)金融市場(chǎng)的活力甚至是秩序。




聯(lián)系我們

微博:普世律頻道

電話(huà):021-52988666

官網(wǎng):www.pushipartners.com

郵箱:pushi@pushipartners.com

地址:中國上海市云嶺東路89號長(cháng)風(fēng)國際大廈4層

郵編:200062

小惡大懲,才是正義?——以實(shí)例談非法集資案中關(guān)于共犯處罰的一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