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落地,隱名外商股東身份獲確認 | 案例分享
2020-10-13


文 |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師事務(wù)所合伙人


一、案情簡(jiǎn)介(文中使用化名)


2008年5月13日,被告上海某某工程有限公司注冊成立,類(lèi)型為自然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李某某(本案第三人,中國國籍),股東為李某某,注冊資本為50萬(wàn)元。


2008年6月3日,原告Mack (德國籍)與李某某就設立被告公司,簽訂《合作協(xié)議》,約定公司注冊資本為50萬(wàn)元,全部以李某某名義一次性足額繳納,李某某實(shí)際不出資;原告的上述出資掛在第三人名下,在公司章程、股東名冊、工商登記等全部公司對內、外的資料中均顯示第三人為公司股東;公司的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管理等決策權由原告享有,第三人不參與公司的經(jīng)營(yíng)與管理等;第三人在獲得其工資收入的前提下,不參與公司利潤分配。雙方同時(shí)對該份《合作協(xié)議》辦理了律師見(jiàn)證手續。


2019年9月,原告因不能直接進(jìn)行股東變更登記,于是向法院起訴,要求確認其為被告公司的實(shí)際投資人,并要求被告與第三人配合進(jìn)行股權登記。


新法落地,隱名外商身份獲確認 | 案例分享


二、辦理過(guò)程


筆者接手該案件的時(shí)候,案件已經(jīng)法院立案受理,且前期與經(jīng)辦法官的溝通并不順暢,法官認為要駁回起訴。當時(shí)經(jīng)辦法官認為,被告公司為自然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若確認原告為被告的唯一股東,則將改變被告的公司屬性,而內資公司與外資公司的性質(zhì)變更,超出了法院處理范圍,也可能涉嫌違反國家有關(guān)公司注冊的政策。


筆者接受委托后,經(jīng)與經(jīng)辦法官多次溝通,按照如下思路提供了代理意見(jiàn):


問(wèn)題一:當初隱名投資(股權代持),是否存在規避法律而導致行為無(wú)效的情況?


1、我國《公司法》及司法解釋對代持股的行為,持肯定態(tài)度。其中,《公司法司法解釋?zhuān)ㄈ范粭l、二十二條對股東資格確認訴訟作了規定。


2、本案外商投資行為本身有效,不存在無(wú)效的情形。


參照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四條關(guān)于實(shí)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之間訂立的合同是否有效的認定,僅規定“如無(wú)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合同有效?!薄逗贤ā返谖迨l關(guān)于無(wú)效合同的情形,本案中并不存在,2008年關(guān)于外商投資的法律規定,并沒(méi)有禁止本案中公司投資的經(jīng)營(yíng)范圍“機電設備安裝、維修、銷(xiāo)售,普通機械設計,工程項目管理,經(jīng)濟信息咨詢(xún),投資咨詢(xún),商務(wù)咨詢(xún)?!疽婪毥?jīng)批準的項目,經(jīng)相關(guān)部門(mén)批準后方可開(kāi)展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亦沒(méi)有禁止外籍人士在中國境內進(jìn)行商業(yè)投資行為。


3、設立當時(shí)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yè)法》,也沒(méi)有禁止外籍個(gè)人可以作為有限公司股東設立有限責任公司,當初設立的主體、資金、形式,均符合要求。


問(wèn)題二、既然實(shí)際投資人與名義股東就投資事實(shí)沒(méi)有爭議,為什么要法院來(lái)處理?


當事人之間出于信用和誠信,對于客觀(guān)事實(shí)沒(méi)有爭議,不等于法律事實(shí)沒(méi)有爭議,當事人對于法律認定是有異議的,本案被告為公司,被告對于其股東身份的認定,在法律上不清楚。法院可以依照查明的事實(shí)進(jìn)行法律事實(shí)的認定、法律概念的闡析。


?本案原告之所以選擇經(jīng)過(guò)訴訟確認股權,本質(zhì)是為了還原事實(shí)。若直接經(jīng)過(guò)“股權轉讓”形式變更為被告的股東,反而是與事實(shí)不符的。但礙于實(shí)踐中,若沒(méi)有一份第三方有效的法律文書(shū)進(jìn)行確權,公司登記機構又不能進(jìn)行直接的確權變更。因此,本案訴訟目的,本質(zhì)上是當事人需要得到國內司法的確認。比如,繼承案件中不動(dòng)產(chǎn)變更需要當事人去法院走個(gè)訴訟程序,原理差不多。


問(wèn)題三、本案的股權確認將涉及內資公司轉變?yōu)橥赓Y公司,是否存在法律障礙以及實(shí)務(wù)操作可能性?


1、從法律角度來(lái)說(shuō),《外商投資法》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后,自然人獨資設立的公司,在公司法意義上,內外資的法律地位一致,均可以稱(chēng)“一人有限責任公司”。


《外商投資法》第四條規定“……國家對負面清單之外的外商投資,給予國民待遇?!?第三十一條規定“外商投資企業(yè)的組織形式、組織機構及其活動(dòng)準則,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yè)法》等法律的規定?!币簿褪钦f(shuō),在2020年1月1日之后,公司的投資人無(wú)論是內資還是外資身份,只要投資的領(lǐng)域為負面清單之外,則在公司法意義上,內外資的法律地位一致。


2、從實(shí)務(wù)登記角度來(lái)說(shuō),已取消商務(wù)委員會(huì )前置備案程序,登記程序與內資企業(yè)一致。


市場(chǎng)監管總局于2019年12月31日發(fā)布的《市場(chǎng)監管總局關(guān)于貫徹落實(shí)<外商投資法>做好外商投資企業(yè)登記注冊工作的通知》(國市監注〔2019〕247號)已有明確規定。


因此,從經(jīng)營(yíng)范圍和行業(yè)類(lèi)型上看,原告都不屬于“負面清單”范疇,因此原告成為被告的股東,不需要履行特別的審批手續,不存在法律和政策上的障礙。


新法落地,隱名外商身份獲確認 | 案例分享


三、案件結果與啟示


最終,一審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訴請,確認了原告的股東資格。?


股權代持是一個(gè)普遍的現象,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本身不是一個(gè)稀有的案件種類(lèi),但是代持外商出資的股權并獲得確認,在《外商投資法》生效之前,由于種種限制,確實(shí)比較難。本案雖然不是《外商投資法》生效后第一例外商投資獲得股東資格確認的案件,但確實(shí)是比較初始的那幾件之一,接手案件的時(shí)候,雖然沒(méi)有直接的可參考案例,但筆者在研讀了相關(guān)的法律法規和理論后,一直堅定地認為獲得確認這個(gè)方向是比較樂(lè )觀(guān)的。


當然,本案原告訴求最終獲得支持,得益于前期代持協(xié)議、出資路徑、經(jīng)營(yíng)管理中形成的能夠明確第三人(名義股東)僅僅只是代持的身份的證據,未雨綢繆的嚴謹態(tài)度,是本案成功不可或缺的重大因素。


聯(lián)系我們

微博:普世律頻道

電話(huà):021-52988666

官網(wǎng):www.pushipartners.com

郵箱:pushi@pushipartners.com

地址:中國上海市云嶺東路89號長(cháng)風(fēng)國際大廈4層

郵編:200062

新法落地,隱名外商身份獲確認 | 案例分享

相關(guān)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