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ō)法 | 繼承案件是否適用訴訟時(shí)效?
2024-03-26
徐巧月律師 高級合伙人、盧輝敏律師

本文首刊于微信公眾號“新則”



繼承自被繼承人死亡時(shí)開(kāi)始,由此引發(fā)的繼承糾紛常聚焦于繼承資格、權益和遺產(chǎn)的分配,如遺囑是否有效、遺產(chǎn)分割份額幾何等,往往忽略了一個(gè)基礎因素的考量:是否適用訴訟時(shí)效?


舉例而言,被繼承人去世后,繼承人出于穩定家庭關(guān)系、贍養老人等因素,不會(huì )立即對遺產(chǎn)進(jìn)行分配,而是待其他年長(cháng)的繼承人相繼去世后,或者是年幼的繼承人成年后,又或者是部分繼承人之間關(guān)系破裂后再處理遺產(chǎn)。如此,對于在先的繼承,可能過(guò)了5年甚至20多年。那么,在這種情況之下,無(wú)論是只涉及一次繼承還是多次繼承,其中是否存在超過(guò)訴訟時(shí)效的情況呢?換個(gè)角度說(shuō),部分繼承人是否可以采用“時(shí)效抗辯”?實(shí)踐中對此存在較大的爭議。


基于繼承案件兼具人身權與財產(chǎn)權的復雜性,繼承案件是否適用訴訟時(shí)效不能一概而論,因此,本文試從繼承糾紛所涉的基礎權利類(lèi)別簡(jiǎn)析訴訟時(shí)效的適用。

01

民事訴訟時(shí)效制度的概述

1.?基本原則


民事訴訟時(shí)效制度是《民法典》對權利人請求法院保護合法權利的期間限制,即在法定的期間內,權利人若不能及時(shí)行使權利,則會(huì )發(fā)生義務(wù)人得以拒絕履行其義務(wù)的法律后果。該制度的目的在于維護司法秩序,敦促權利人及時(shí)行使權利解決爭議,維護社會(huì )關(guān)系和秩序的穩定。


2. 適用與種類(lèi)


理論和實(shí)務(wù)的通說(shuō)認為,訴訟時(shí)效限于請求權的行使,有關(guān)支配權、形成權等不適用訴訟時(shí)效的規定,[1]?但是,侵害支配權而衍生的損害賠償請求權,也適用訴訟時(shí)效的規定。應當注意的是,此處的請求權為實(shí)體法上的請求權,區分于某些在法律規范中使用“請求”所表述的權利,如共有物分割請求權、物權確認請求權、確認親子關(guān)系的請求權等。


根據《民法典》第188條的規定[2]?,民事訴訟時(shí)效期間分為三類(lèi),第一類(lèi)是普通訴訟時(shí)效期間,即權利人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shí)效期間為3年;第二類(lèi)是特別訴訟時(shí)效期間,是《民法典》及其他民事特別法規定的適用于特定的民事法律關(guān)系的訴訟時(shí)效期間,優(yōu)先于普通訴訟時(shí)效的使用,如《保險法》第26條規定,人壽保險以外的其他保險合同的保險金請求權訴訟時(shí)效期間為一年等;第三類(lèi)是最長(cháng)訴訟時(shí)效期間,即權利人能夠向法院主張其權利的最長(cháng)期間為20年,該時(shí)效不適用中斷、中止。其中,普通訴訟訴訟時(shí)效和特別訴訟時(shí)效期間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wù)人之日起計算,最長(cháng)訴訟時(shí)效期間自權利受到損害之日起算。

02

繼承權與訴訟時(shí)效制度

1. 制度沿革


在《民法典》施行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現已失效)第八條明確規定,繼承權糾紛提起訴訟的期限為二年,自繼承之日開(kāi)始起超過(guò)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訴訟。


2015年12月23日至2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召開(kāi)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huì )議[3]?。其中,關(guān)于訴訟時(shí)效問(wèn)題,本次會(huì )議紀要第25條指出“被繼承人死亡后遺產(chǎn)未分割,各繼承人均未表示放棄繼承,依據繼承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應視為均已接受繼承,遺產(chǎn)屬各繼承人共同共有;當事人訴請享有繼承權、主張分割遺產(chǎn)的糾紛案件,應參照共有財產(chǎn)分割的原則,不適用有關(guān)訴訟時(shí)效的規定?!?/span>


但是,《民法典》施行之后,并未保留原《繼承法》第8條的規定,而僅是在《總則編》第181條規定了民事訴訟時(shí)效制度,不再單獨對“繼承權”的訴訟時(shí)效制度作出規定?!睹穹ǖ洹返?96條規定了不適用訴訟時(shí)效的情形,也未涉及“繼承權”。從《民法典》的編纂體系來(lái)看,《總則編》已對訴訟時(shí)效期間、計算方式等作出了詳細的規定,《繼承編》中則無(wú)需再做贅述,以免冗余,并非表明《民法典》施行后繼承類(lèi)案件不再適用訴訟時(shí)效。相反,繼承類(lèi)案件是否適用訴訟時(shí)效則需要遵循適用法律的基本原則,即從訴訟標的所涉的請求權基礎來(lái)進(jìn)行判斷。


2. 繼承權與繼承糾紛


繼承權是指被繼承人死亡后,其財產(chǎn)、權利和義務(wù)由其法定繼承人或遺囑確定的繼承人所繼承的權利。狹義的繼承糾紛依據《民事案由的規定》,繼承糾紛僅包含法定繼承糾紛、遺囑繼承糾紛、被繼承人債務(wù)清償糾紛、遺贈糾紛、遺贈扶養協(xié)議糾紛、遺產(chǎn)管理糾紛。廣義的繼承糾紛,指的是在繼承過(guò)程中產(chǎn)生的爭議或糾紛,本文所指的繼承糾紛為廣義的繼承糾紛。

03


繼承糾紛與民事訴訟時(shí)效制度的適用

1. 繼承糾紛的類(lèi)型


據前所述,繼承過(guò)程中所引發(fā)的糾紛或爭議,因爭議標的不同,所涉及的權利基礎也不同。繼承糾紛可以分為侵權類(lèi)糾紛和非侵權類(lèi)糾紛。


(1)侵權類(lèi)的糾紛,包括因發(fā)生侵害繼承權、受遺贈權的行為,如:隱匿、侵吞或爭搶遺產(chǎn)的行為;非法處分未分割的遺產(chǎn)的行為;非法扣減繼承人應繼遺產(chǎn)份額和遺贈財產(chǎn)的數額的行為;法定代理人損害被代理人的繼承權、受遺贈權的行為等。


(2)非侵權類(lèi)糾紛,主要是針對遺產(chǎn)繼承分配前相應的遺產(chǎn)內容及繼承人資格確認的問(wèn)題,如繼承人僅對遺囑的效力、遺產(chǎn)的范圍和數額、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等問(wèn)題認識不一而產(chǎn)生的糾紛。此外,非侵權類(lèi)糾紛還包括遺產(chǎn)分割糾紛,即繼承人對繼承權無(wú)爭議,僅就遺產(chǎn)分割產(chǎn)生爭議。


2. 繼承中的繼承權糾紛,適用訴訟時(shí)效


在繼承開(kāi)始后,繼承人在其繼承權受到不法侵害時(shí),享有繼承權回復請求權,可以通過(guò)訴訟程序請求人民法院予以確認、保護并加以恢復權利,應當需要遵循訴訟時(shí)效制度。因此,權利人自知道自己的繼承權受到侵害時(shí),在訴訟時(shí)效內,應當及時(shí)主張權利保護,否則,一旦超過(guò)最長(cháng)訴訟時(shí)效,人民法院則不予保護。[4]


3. 共有物分割或分家析產(chǎn)糾紛,不適用訴訟時(shí)效[5]


被繼承人死亡后,在遺產(chǎn)分割前,根據《民法典》第1124條的規定,各繼承人若沒(méi)有明確放棄繼承,則視為接受繼承。此時(shí),各繼承人取得遺產(chǎn)的物權[6]?,處于共同共有的狀態(tài)。因各繼承人為共同共有,遺產(chǎn)分割實(shí)質(zhì)為共有物分割,即請求權基礎為物權請求權。雖然《民法典》沒(méi)有明確規定物權請求權是否適用訴訟時(shí)效制度,但是根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印發(fā)《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huì )議(民事部分)紀要》(法〔2016〕399號)的通知第25條、《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繼承開(kāi)始時(shí)繼承人未表示放棄繼承遺產(chǎn)又未分割的可按析產(chǎn)案件處理的批復》(〔1987〕民他字第12號)可見(jiàn),主張分割已經(jīng)共有的遺產(chǎn)案件中,不適用訴訟時(shí)效。而在司法實(shí)務(wù)中法院的傾向性意見(jiàn)為:被繼承人死亡后,遺產(chǎn)未分割的,繼承人也未表示放棄繼承的,視為接受繼承,此時(shí),繼承人的繼承權已經(jīng)實(shí)現。其后產(chǎn)生的糾紛多為物權共有糾紛,按照通說(shuō),物權請求權是不受訴訟時(shí)效限制的,無(wú)論是動(dòng)產(chǎn)還是不動(dòng)產(chǎn)。


4. 繼承中的債權債務(wù)糾紛,適用訴訟時(shí)效


繼承人不僅可以繼承被繼承人的財產(chǎn),也可以繼承被繼承人的權利和義務(wù),包括債權和債務(wù)。被繼承人的債權債務(wù)關(guān)系,不會(huì )因被繼承人的死亡而消滅。繼承人繼承債權后,有權要求債務(wù)人履行相應的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shí)效制度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現行有效)第一條的規定,當事人可以對債權請求權提出訴訟時(shí)效抗辯,可見(jiàn),債權請求權適用訴訟時(shí)效制度。

綜前所述,在現行的法律體系下,對于繼承糾紛與訴訟時(shí)效制度的適用并沒(méi)有細致針對性的規定,故而需要根據具體的案件情況即具體糾紛所涉權利基礎來(lái)判斷訴訟時(shí)效的適用與否。當然,因繼承案件作為家事領(lǐng)域的糾紛,兼具復雜性和敏感性,我們在處理的時(shí)候需要更多時(shí)間來(lái)了解情況,充分的溝通與準備才能為當事人找到更合適的維權及應對策略。無(wú)論如何,我們都希望繼承人積極、及時(shí)地行使權利,以免錯失時(shí)機。




注釋

[1]《<民法典總則編>理解與適用》,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貫徹實(shí)施工作領(lǐng)導小組,P989.


[2]第一百八十八條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shí)效期間為三年。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訴訟時(shí)效期間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wù)人之日起計算。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但是,自權利受到損害之日起超過(guò)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有特殊情況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申請決定延長(cháng)。



相關(guān)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