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ō)法 | 雙重法律關(guān)系下續訂勞動(dòng)合同時(shí)維持或提高約定條件的認定
2024-03-01
劉斌

本案為筆者代理的涉及雙重法律關(guān)系(勞動(dòng)關(guān)系、承包經(jīng)營(yíng)關(guān)系)下勞動(dòng)合同屆滿(mǎn)終止時(shí),用人單位是否應當支付經(jīng)濟補償金的案件。其主要爭議焦點(diǎn)為勞動(dòng)合同屆滿(mǎn)時(shí),如何對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的維持或提高進(jìn)行認定。筆者就案件基本情況、法院觀(guān)點(diǎn)以及本案涉及的有關(guān)法律問(wèn)題簡(jiǎn)述如下:


01

基本案情

2006年7月,朱某、姜某進(jìn)入A出租汽車(chē)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A公司)擔任出租車(chē)駕駛員,雙方簽訂了為期4年的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即2006.7.18-2010.7.17),從事承包制駕駛員工作,承包費為3950元/人/月。承包方式:按約定交納承包金及承擔有關(guān)費用后,營(yíng)運收入歸朱某、姜某所有(其中包括了工資、福利、公積金、加班加點(diǎn)工資、津貼、燃料費及修理補貼費等),A公司不直接向朱某、姜某發(fā)放工資,朱某、姜某根據其實(shí)際運營(yíng)情況多勞多得。


2010年5月5日,雙方續訂了4年的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合同(即2010.5.8-2014.5.7),承包費為4400元/人/月,保險額度為20萬(wàn)元。2014年4月30日和2014年5月5日,A公司兩次向朱某、姜某發(fā)出掛號信,通知他們與公司協(xié)商續訂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合同事宜。


2014年5月7日,朱某至A公司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合同進(jìn)行協(xié)商,A公司提出與其新約定的條件為4100元/人/月,保險額度20萬(wàn)元不變。朱某表示需回去商量。2014年5月8日,朱某、姜某到A公司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合同進(jìn)行協(xié)商,但他們認為A公司沒(méi)有協(xié)商誠意,降低了勞動(dòng)條件,表示不能接受,不同意以此條件續簽合同。當日,A公司分別向朱某、姜某開(kāi)具了上海市單位退工證明。朱某、姜某對此不服,分別于2014年5月向上海市寶山區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仲裁委員會(huì )申請仲裁,要求A公司支付終止勞動(dòng)合同的經(jīng)濟補償金36000元,仲裁委對朱某、姜某的仲裁請求不予支持,后訴至法院。

02

法院觀(guān)點(diǎn)

朱某、姜某與A公司之間既存在勞動(dòng)關(guān)系亦存在承包經(jīng)營(yíng)關(guān)系。A公司作為企業(yè)應當擁有自主經(jīng)營(yíng)權,其提高承包費的行為未違反現行的強制性規定。朱某、姜某的勞動(dòng)報酬系在繳納了承包費以及承擔了約定的費用后,實(shí)行多勞多得,在此情形下簡(jiǎn)單的認為提高承包費用必然導致勞動(dòng)條件的降低,缺乏事實(shí)依據。朱某、姜某以A公司降低勞動(dòng)條件為由拒絕續簽勞動(dòng)合同并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可以獲得經(jīng)濟補償金的情形,故朱某、姜某要求A公司支付終止勞動(dòng)合同經(jīng)濟補償金的訴訟請求的缺乏相應依據。

03

律師評析

一、出租車(chē)駕駛員不能完全按照標準勞動(dòng)關(guān)系進(jìn)行處理。


從全國來(lái)看,出租車(chē)駕駛員與出租車(chē)公司絕大多數采用的是承包經(jīng)營(yíng)模式,從上海出租車(chē)行業(yè)來(lái)看,雖然雙方也簽訂勞動(dòng)合同,但從其經(jīng)營(yíng)模式的本質(zhì)來(lái)說(shuō),其法律關(guān)系更側重于承包經(jīng)營(yíng)的法律關(guān)系,而且上海市出租車(chē)行業(yè)主管部門(mén)的有關(guān)文件也明確表明,出租車(chē)行業(yè)一直在積極探索和推行讓駕駛員以自由職業(yè)者身份按照承包經(jīng)營(yíng)或租賃經(jīng)營(yíng)模式對現行的勞動(dòng)法律關(guān)系和民事法律關(guān)系重疊的模式進(jìn)行改革。出租車(chē)駕駛員與一般意義上的勞動(dòng)者有著(zhù)本質(zhì)的區別,出租車(chē)公司并不直接給駕駛員發(fā)放工資,其收入完全根據其本人的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情況決定。因此,出租車(chē)駕駛員應享有的權利義務(wù)不能完全按照標準勞動(dòng)關(guān)系下一般勞動(dòng)者的有關(guān)權利義務(wù)進(jìn)行等同處理。


二、A公司已經(jīng)充分履行了續簽勞動(dòng)合同的通知和協(xié)商義務(wù),且提高了勞動(dòng)合同約定的條件。


根據《勞動(dòng)合同法》第46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dòng)者支付經(jīng)濟補償:……(五)除用人單位維持或者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dòng)合同,勞動(dòng)者不同意續訂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終止固定期限勞動(dòng)合同的……”。據此規定,認定“用人單位維持或者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dòng)合同,勞動(dòng)者不同意續訂”的情形應當具備兩方面的條件:第一,程序要件。即用人單位通知勞動(dòng)者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進(jìn)行協(xié)商。第二,實(shí)體要件。即用人單位維持或提高了續訂勞動(dòng)合同的條件,勞動(dòng)者拒絕續訂。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主要包括勞動(dòng)報酬、社會(huì )保險、福利待遇等方面。根據《勞動(dòng)合同法》的上述規定,在勞動(dòng)合同期限屆滿(mǎn)時(shí),用人單位終止固定期限勞動(dòng)合同可以不支付勞動(dòng)者經(jīng)濟補償金有兩種情況:一是用人單位維持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dòng)合同,勞動(dòng)者不同意續訂;二是用人單位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dòng)合同,勞動(dòng)者不同意續訂。


(一)A公司已經(jīng)充分履行了續簽勞動(dòng)合同的通知和協(xié)商義務(wù)。


本案中,A公司分別于2014年4月30日和5月5日通過(guò)掛號信向朱某、姜某發(fā)出了續訂勞動(dòng)合同的通知,要求他們到公司續訂勞動(dòng)合同。事實(shí)上,在2014年4月30日,雙方已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問(wèn)題進(jìn)行了協(xié)商。之后,又分別于2014年5月7日和5月8日到公司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事宜進(jìn)行協(xié)商??梢?jiàn),A公司已經(jīng)依法履行了通知和協(xié)商的程序性義務(wù)。


(二)A公司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進(jìn)行協(xié)商時(shí),提高了勞動(dòng)合同的約定條件。


根據雙方于2010年5月5日簽訂的《勞動(dòng)合同》《出租汽車(chē)駕駛員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的約定:朱某、姜某應向A公司每月交納的承包金為4400元/月,而A公司向朱某、姜某提出的續訂《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關(guān)于承包金交納事項,每月交納的承包金為4100元/月;另外,保險額度仍為原來(lái)的20萬(wàn)元,與原約定保持不變??梢?jiàn),A公司向朱某、姜某提出的續訂《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的條件較原《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的約定條件已經(jīng)明顯提高,即每月的承包費降低了300元/月,故A公司系提高了勞動(dòng)合同的約定條件。


三、即使存在A(yíng)公司合理提高承包費的行為,也不宜認定為存在降低其勞動(dòng)條件的情況,是否存在降低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應結合企業(yè)行業(yè)情況以及主管部門(mén)有關(guān)規定等因素進(jìn)行綜合考慮判斷。


即使按照法院的認定認為承包費從3950元/車(chē)/人提高至4100元/車(chē)/人,也不宜認定為A公司提高承包費的行為系降低了勞動(dòng)條件。首先,A公司作為企業(yè)應當擁有自主經(jīng)營(yíng)權,其有權根據自身經(jīng)營(yíng)情況和行業(yè)主管部門(mén)的相關(guān)規定開(kāi)展經(jīng)營(yíng)。根據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對出租車(chē)行業(yè)的通知規定,“從2011年5月1日起,本市市區出租汽車(chē)(不包括區域出租)雙班車(chē)承包指標下調300元/月/車(chē),承包指標上限調整為8200元/月/車(chē)······”1故A公司即使將承包指標從3950元/月/車(chē)/人提高至4100元/月/車(chē)/人也并不違反上述規定。另?yè)虾J谐鲎馄?chē)暨汽車(chē)租賃行業(yè)協(xié)會(huì )關(guān)于做好續簽經(jīng)營(yíng)承包合同工作的通知中載明:“……事實(shí)上,在執行或續簽經(jīng)營(yíng)承包合同時(shí),還會(huì )遇到其他一些客觀(guān)情況的變化,如車(chē)型限期升級、車(chē)輛新舊不一、使用燃料或動(dòng)力變化、運價(jià)調整等等,遇到這些情況,也不能簡(jiǎn)單認為是降低了勞動(dòng)條件?!?sup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font-size: 14px;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2因此,無(wú)論從上海市政府有關(guān)主管部門(mén)的規定來(lái)看,還是從上海市出租汽車(chē)暨汽車(chē)租賃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的通知來(lái)看,出租汽車(chē)公司在執行或續簽經(jīng)營(yíng)承包合同時(shí),遇到客觀(guān)情況的變化對承包費用進(jìn)行適當調整,不能因此就認為降低了勞動(dòng)條件。


四、勞動(dòng)合同續簽未成非因A公司原因造成,要求支付經(jīng)濟補償金的訴請缺乏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


A公司在充分依法履行其通知和協(xié)商義務(wù)后,朱某、姜某與公司就續訂勞動(dòng)合同事宜進(jìn)行了協(xié)商。在協(xié)商續訂勞動(dòng)合同時(shí),A公司提高了原勞動(dòng)合同約定的條件,但朱某、姜某主觀(guān)的認為公司降低了其勞動(dòng)條件,并以此為由不同意續訂勞動(dòng)合同。顯而易見(jiàn),導致雙方?jīng)]有續簽勞動(dòng)合同是因朱某、姜某明確拒絕續訂造成的,朱某、姜某應當承擔由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結合本案事實(shí),在A(yíng)公司依法履行了通知和協(xié)商義務(wù),并以提高朱某、姜某的原勞動(dòng)合同和承包經(jīng)營(yíng)合同約定條件的情況下,朱某、姜某以公司降低了其勞動(dòng)條件為由,明確表示不同意以公司提出的條件續簽勞動(dòng)合同。因此,勞動(dòng)合同未能續簽是因朱某、姜某的拒絕續訂而導致的。此情況完全屬于“用人單位維持或者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dòng)合同,勞動(dòng)者不同意續訂”的情形。因此,朱某、姜某的訴訟請求沒(méi)有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其無(wú)權要求A公司支付經(jīng)濟補償。


五、認定續簽勞動(dòng)合同時(shí)維持或提高約定條件的考量因素


在勞動(dòng)合同期滿(mǎn)終止時(shí),用人單位與勞動(dòng)者續簽勞動(dòng)合同時(shí)勞動(dòng)合同的約定條件是否維持或提高,與用人單位應否支付經(jīng)濟補償金密切相關(guān)。司法實(shí)踐中,對于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有無(wú)維持或提高,應從以下幾個(gè)方面進(jìn)行綜合判斷。


(一)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是否維持或提高的考量?jì)热?/strong>


《勞動(dòng)合同法》第17條對勞動(dòng)合同應當具備的條款作出了規定。同時(shí),《勞動(dòng)合同法》第22條、第23條對勞動(dòng)合同的約定條款作出了規定。在權衡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是否維持或提高時(shí),《勞動(dòng)合同法》第17條規定的勞動(dòng)合同應當具備的條款中并非全部都屬于考量的范疇,同時(shí)也應兼顧《勞動(dòng)合同法》第22條、第23條的規定中對雙方勞動(dòng)權利和義務(wù)的影響。我們認為,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的維持或提高應重點(diǎn)考慮對涉及勞動(dòng)合同雙方權利義務(wù)進(jìn)行實(shí)質(zhì)性調整的內容,但比如勞動(dòng)合同期限、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diǎn)、工作時(shí)間和休息休假、勞動(dòng)報酬、社會(huì )保險、勞動(dòng)保護、勞動(dòng)條件、職業(yè)危害防護、服務(wù)期、競業(yè)限制等事項。


(二)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是否維持或提高應注重權利義務(wù)的核心內容


在勞動(dòng)關(guān)系建立后的勞動(dòng)合同履行過(guò)程中,勞動(dòng)合同中的雙方主體的權利與義務(wù)緊密相關(guān)。在續訂勞動(dòng)合同時(shí)對于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維持或提高的主要參考標準為勞動(dòng)者原勞動(dòng)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wù),故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的維持或提高也是以勞動(dòng)者的權利和義務(wù)內容為對象進(jìn)行綜合判斷的。對于勞動(dòng)者來(lái)講,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維持或提高可以勞動(dòng)報酬、工作時(shí)間和休息休假、社會(huì )保險和競業(yè)限制等對勞動(dòng)者所享有的主要權利義務(wù)進(jìn)行對比,對于勞動(dòng)合同期限、工作地點(diǎn)等可以作為輔助考量因素。其中,勞動(dòng)報酬的增加或減少是對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維持或提高進(jìn)行判斷的核心中的核心,這顯然會(huì )對勞動(dòng)者的權利造成實(shí)質(zhì)性的重大影響,而對于勞動(dòng)合同期限和工作地點(diǎn)等因素與勞動(dòng)報酬相比明顯影響要小的多。比如,增加勞動(dòng)合同期限顯然應被認定為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若工作崗位和工作地點(diǎn)在續簽時(shí)發(fā)生變更,但該變更是因用人單位經(jīng)營(yíng)狀況發(fā)生客觀(guān)變化而引起并未給勞動(dòng)者增加額外負擔的,則應屬于合理變更范疇,仍屬于維持或者提高勞動(dòng)合同約定條件。

注釋

1《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關(guān)于落實(shí)市政府出租汽車(chē)行業(yè)健康發(fā)展專(zhuān)題會(huì )議精神的通知》(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2011年4月9日)


2《關(guān)于妥善做好續簽經(jīng)營(yíng)承包合同工作的通知》(上海市出租汽車(chē)暨汽車(chē)租賃行業(yè)協(xié)會(huì ),2014年2月28日)